醫美 情報

醫美消費勢頭00后比90后更強 分期付款、美容貸助力?

“這兩年高考后就來整形的求美者越來越多,我們醫院整形美容顧問在暑假期間接待的咨詢量比平時要多出百分之七八十,其中三成是00后。”成都一家民營整形機構院長表示。

畢業后第一天,我去了整形醫院。”醫療美容,這個在很多80后觀念中屬于“隱私”、“70后”眼里屬于有錢才能去的行業,正在被“95后”、甚至是剛高中畢業的“00”后改寫消費格局。

變美成為一些年輕人進入社會的首要任務。尤其是碰上長假,有些醫美機構還會出現“塞車”,需要提前預約排隊才能接受手術。

“這兩年高考后就來整形的求美者越來越多,我們醫院整形美容顧問在暑假期間接待的咨詢量比平時要多出百分之七八十,其中三成是00后。”成都一家民營整形機構院長表示。

但這些00后畢竟還年輕,除了父母支持外,能自己付全款美容的少男少女還是少數。在此背景下,分期付款、美容貸、醫美項目低價促銷等方式正在幫助00后快速“上車”。但分期、貸款、促銷這些“上車”捷徑,當下安全嗎?

醫美消費勢頭:00后比90后更強

“始于顏值,陷于人品,忠于才華。”這是一些年輕人之所以熱衷整形的原因。

“我做過的年紀最小的‘求美’者,(當時)只有16歲,爸爸媽媽陪著一起來的,她做的項目可以說是從頭到腳,包括割雙眼皮、隆鼻、顴骨內推、下巴植入假體和身體抽脂。”在成都從事醫美整形工作近20年的醫生王麗(化名),說道。

“當時我們也建議了,一些項目并不適合才16歲的她,但小女孩很堅持。”王麗回憶說,“但我們看得出爸媽是很揪心的,整個咨詢過程中他們最關心的就是手術風險和后續問題,但最終還是幫女兒付了20多萬元的手術費。后來我們才知道,小女孩是為了來年參加藝考做準備。”

如今的王麗,已經離開整形機構自己開了工作室,不再動手術刀,專注做瘦臉針、玻尿酸注射、美白針和蛋白線提拉等微整形。

這幾年來,王麗也切身體會到了醫美整形的“低齡化”。她說,最開始來她工作室的求美者還多是三四十歲以上的中年女性,她們主要受衰老等問題困擾,尋求玻尿酸注射等提升面部的青春感。后來,20多歲的白領或大學生慢慢來得多了,她們的需求以割雙眼皮、雙眼皮埋線、瘦臉針以及玻尿酸隆鼻等為主。這部分消費者的消費目的明顯以變美為主,多是在進行手術類項目之前的“試水”。

“以前都是70后,80后為主,這兩年,00后求美者也出現了。”王麗表示,因為她的工作室不提供貸款或者分期服務,所以來這里的00后求美者一般都是有家庭“贊助”的。這些求美者在來消費前一般都喜歡在各種APP上做功課,對自己的需求了解得都很清楚,來注射瘦臉針或玻尿酸時一般都會非某品牌不做,但因為她們的信息來源混雜,所以也不排除被廣告誘導的情況。

作為一家民營整形醫院的院長,李源(化名)對近年來的客戶群變化深有感觸。“由于休息時間長,每年暑假都是整形的旺季。這兩年高考后就來整形的求美者也越來越多,我們醫院的整形美容顧問在暑假期間接待的咨詢量比平時要多出百分之七八十,其中三成是00后。”李源稱。

據李源描述,前來求美的00后中大部分都有父母領著,一方面是與孩子一起了解手術的風險,一方面是來提供資金支持。“我們還有不少案例,是媽媽和孩子一起整形。”他補充道。

所在的一個以90后、00后為主的微信群中,今年6月,已經有不少剛結束高考的00后開始在群內進行整形咨詢,比如所在城市的哪家醫院割雙眼皮技術好、隆鼻材料用耳軟骨還是肋骨比較好等問題。

醫美服務平臺新氧發布的《2018年醫美行業白皮書》顯示,當前中國有近2000萬的醫美消費群體,其中每100位中國醫美消費者中,有64位90后,19位00后。90后已是整容整形絕對主力,而00后開啟醫美消費的勢頭目前來看比90后更強。

00后“上車”捷徑A:分期付款、美容貸助力

在接受采訪時,新氧方面亦表示,醫美低齡化的首要原因在于社會觀點的轉變——人們對于醫美的普遍包容性逐漸增強,00后們面對醫美的態度也更加開放。其次是人們的消費能力以及醫美安全系數都有了更強的保障。

但00后的錢包準備好了嗎?

在采訪中,絕大多數受訪者表示,前去求美的00后多有父母陪同,這也意味著,是靠父母資金支持。而如果沒有父母支持,也有分期消費、各種整容貸等幫助00后消費者“上車”。

在網絡檢索美容整形信息時,不時有整形貸款的廣告彈窗彈出。“僅需身份證即可申請貸款”、“十分鐘急速放款”、“月供超低,輕松變美”等字樣十分顯眼。

而在一些美容整形APP平臺上,也支持消費者分期購買不少項目。

一位在成都某貸款機構工作的產品經理說,他所在公司最主要的產品就是美容貸。這些美容貸產品的上游是各大銀行的消費貸,下游則是不同的美容機構,“美容機構將我們的貸款服務介紹給有資金需求的求美者,貸款者還是與銀行簽貸款合同,我們‘吃’的是中間的利差而已”。他也提到,公司原來也經營過汽車貸、裝修貸等生意,最后發現還是這門“求美”的生意最好做。

據這位產品經理介紹,目前美容貸款機構最主流的獲客方式還是與線下醫療機構合作,通過線下機構為消費者提供貸款支持。其次是通過一些中介平臺獲客,這些平臺既不提供醫美服務也不提供貸款服務,僅作為中間商展示醫美和貸款項目。

“這個行業剛起來的時候確實挺亂,一般都是號稱低利率引客,但消費者往往還要支付較高的手續費等,而且提前還款往往也會受到限制,或者要支付較高的‘違約金’。”這位產品經理稱,“但現在行業整治之后已經好多了,像我們是跟正規銀行合作,你簽的貸款合同也是跟銀行簽訂的。”

數據顯示,經歷了2016、2017年的跑馬圈地階段后,醫美分期付款市場于2018年開始趨于理性。截至2018年底,醫美分期平臺數量已降至30余家。

以去年獲得1500萬元天使輪融資的醫美分期付款平臺口袋喵為例,其已拒絕對22歲以下客戶放款,以此避免不具備還款能力的消費者的過度消費,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平臺的壞賬率。

新氧也表示,該平臺上支持分期付款的部分商品全部直接導入支付寶花唄分期,即驗單消費完成后用戶需要通過支付寶進行還款,額度依據用戶在支付寶平臺上所積累的消費、還款等行為授予,在還款過程中如發生逾期行為,則花唄功能會直接限制無法使用。

00后“上車”捷徑B:低價促銷品可靠嗎?

低價促銷也是吸引收入不高的00后的方式之一,但低價促銷品背后的套路并不少。

眾所周知,醫美機構獲客難是行業一大難題。除大量投放廣告等,線上平臺的出現讓不少醫美機構將項目放到了線上,通過讓利促銷等形式獲客。

今年“6·18”期間,喬雅登雅致玻尿酸以促銷價49.9元發售,用戶下單成功后,再選擇所在城市和服務機構進行注射。該促銷活動在頁面上專門標注,“體驗無任何隱性費用”。了解到,該品牌玻尿酸在正規美容機構的正常售價為每支8000~10000元。

從一家連鎖醫美機構的咨詢顧問處了解到,現在明目張膽在低價促銷活動中二次收取高額隱性費用的情況比較少。但美容機構之所以多選擇玻尿酸、瘦臉針等作為促銷項目,原因在于客戶注射玻尿酸等產品后,往往不是只注射一針、只注射一個部位。

“比如原本來注射法令紋(產品)的,一般是有抗衰老需求,我們會推薦一起注射豐蘋果肌(產品),提升面部的青春感。”該顧問表示,“同時玻尿酸、瘦臉針是會代謝的,用戶在注射后一年左右就要重新補充注射,因此這樣高頻多次的項目是最適合用來促銷的,用戶只要覺得效果好就會一直來消費,但不會一直有體驗價。”

注意到,就算有低價促銷活動通過合理方式獲利,近日仍有媒體報道,有入駐醫美APP平臺的醫美機構通過低價吸引客戶,卻拒絕用戶驗藥、違禁藥仍可預約注射等。

在一些醫美機構的戶外廣告上,“隆鼻2888元起”、“瘦臉針888元讓利促銷”等字樣仍然十分吸睛。但這和服裝店大減價“20元起”的情形差不多。

據了解,以隆鼻手術為例,其材質有硅膠、膨體、耳軟骨和肋骨等材料區分,只有最廉價的材質可能只花數千元就拿下,而一旦涉及耳軟骨及肋骨等材料,手術費基本不低于5位數。此外,根據醫生的資歷、知名度等,價格還有顯著差異。此外,醫美機構的低價促銷廣告上,往往不會說明注射的玻尿酸、瘦臉針的品牌,而不同品牌的注射劑之間差價少至千元,多則近萬元。

“我們作為醫美機構來說也不想一直通過低價方式獲客,這在某種程度上可能會造成消費者哪兒價格低就往哪兒去,尤其是對于剛接觸醫美的00后來說,由于缺乏對醫美知識的系統認知和辨別能力,更容易造成被低價吸引,而忽略品質甚至安全性的問題。”上述醫美機構的顧問補充說道。

事實上,無論是對于整個醫美行業還是機構個體,只有規范行業、杜絕亂象,才可能使行業蛋糕不斷做大。

注意到,由中國數據研究中心等機構發布的《中國醫美“地下黑針”白皮書》顯示,我國醫美行業的合法執業者大約1.7萬名,非法執業者數量高達15萬人。現行市場對醫療美容的藥品監督還存在很大漏洞,只有從根源上杜絕非法醫美,規范醫美行業,才能讓愛美人群正確求醫、理性擇醫。

熱點標簽

您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内蒙古时时彩app